豆浆

和平鸽

老头子的搓澡巾拍打过脚盆里的水

溅到东方早报上的时候

谁都还不是老混蛋

高速公路上的灯准点熄灭

露天魔术表演

从我家的窗望过去

像极了一只和平鸽

“起床看和平鸽了”

邻居的小王阿姨被委派来

掀起我暖烘烘的被子

我紧闭懒洋洋的双眼

判断小王阿姨的声音是不是

从老头子的广播电台里钻出来的


汽车轮胎碾过城市里的雨

溅到我的一粒青春痘上

远处的高速公路被新盖起的

铅灰色公寓楼欺负了

虽说是新盖起,其实也已有

好几年了

“起床看和平鸽了”

茁壮成长为小混蛋的我被委派来

摸一摸冰冰凉的被子

我睁着病怏怏的双眼

猜测我脚底下的这栋楼是不是

早就被拆迁队夷为铅灰色的平地了

评论
热度(1)
© 豆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