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浆

线索

她还是很想倾诉那个夜晚的事

和一个她信得过的人

“那些个……”她款款道来:

民警?那些民警只是

杵在那儿

好像他们的存在本身就充满了说服力

我忍不住泪眼汪汪的时候的心情

就像是在一片沙漠里

等来了营救的直升机

然而那个直升机却用界于

注视一个成年人和孩童之间的目光

问我的母亲

‘她为什么哭呢’

她说,其实故事说到这里就已经完了

我理解她

不代表我理解故事的含义

她接着说,人们无法理解彼此的

每个人只能尽全力

将各自的思绪集成腼腆的语言

倾诉的同时隐藏自己

又让情绪得到正确的抒发

“因为那晚,我要控诉自己的爷爷”

其实控诉谁压根不重要

但别人看不到其中的矛盾

生活总不能提供太多的

联系上下文的渠道

评论(1)
热度(1)
© 豆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