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浆

尴尬其一

“你又没法好好使用脸上的肌肉了”

她每次说这种话的时候

总是以翘着二郎腿

三根手指拨弄着下嘴唇的姿势

“那么多——

那么多真诚的语言

在滚筒洗衣机里翻腾

只能变成普通人无法解析的噪音”

我很不解

为什么得是滚筒洗衣机呢

“对世间万物侃侃而谈的人

没有信仰

被包装成‘语言’的呕吐物

该是所有怀疑论者的眼中钉”

照你这么说

绝对真诚的感情是说不出来的吗

“那个啊”

她从六十层阳台上抓过晾衣叉

一挥

“你那团总是抽搐的肌肉

就是绝对真诚的感情

啊呀

毁灭性的抽搐”

把钳子的部分抵上我的脖子

像是要把“毁灭性”一词具象化

评论
热度(1)
© 豆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