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浆

爱情观

所有季节的校园

都洋溢着理所当然的愚昧

说出这句话的人

必然有着被天下人耻笑的爱情观

假设美好之物是一幅画

与美好之物的交配——入画

便破坏了恒定

画家巴兹尔不甘心地说

“你杀死了我的爱人!”*

不愿成为变量的心情

是一种禁欲的、非凡的力量

如果不活得如此偏激

与平庸之物交配

便背叛了美学

我要成为透明的视角

浮在空中、深陷土壤

全凭今日的心情


*出自奥斯卡·王尔德《道林·格雷的画像》

评论
热度(2)
© 豆浆 | Powered by LOFTER